移动版

*ST刚泰A股历险

发布时间:2020-05-16 09:27    来源媒体:和讯

本报实习记者 宋琪 记者 吴可仲 北京报道

甘肃刚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刚泰”,600687.SH)正值多事之秋。

自2019年4月11日被曝出存在违规担保以来,*ST刚泰股价便进入下行通道。2020年4月,其股价曾跌破一元“生死线”。不过,5月6日开盘之后,*ST刚泰一改颓势,接连拉出3个涨停板。但在5月15日,*ST刚泰收于1.21元/股,跌幅为3.97%。

而在*ST刚泰股价震荡背后,其已连续两年亏损。针对违规担保、经营风险等问题,*ST刚泰方面未向《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作出回复,该公司人士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

违规担保

2019年4月11日,ST刚泰一份《关于涉及为他人担保事项核查情况的公告》显示,经公司自查,*ST刚泰控股股东上海刚泰矿业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徐建刚未经公司有决策权限的决策机构批准,违规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提供担保,涉及数十亿元。

根据中国证监会甘肃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2016年11月22日至2018年6月13日期间,*ST刚泰为实际控制人徐建刚及其关联方累计违规提供担保21笔,担保金额合计约56.34亿元。

由于上述违规担保存在符合《股票上市规则》13.4.1条“违反规定决策程序对外提供担保,情形严重的”规定的情形,*ST刚泰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刚泰控股”变更为“ST刚泰”。

5月13日,*ST刚泰公告披露,截至5月11日,违规担保中尚未偿还的本金合计约20亿元。*ST刚泰在公告中表示,目前已判决或已调解的案件共4件,需由公司承担担保责任的总金额约为25320.88万元,公司正在就该等案件向相关法院及检察院申请再审或抗诉。正处于诉讼中或尚处于不明确状态的案件共8件,该类案件刚泰控股担保责任尚处于不明确状态,需由公司承担担保责任的总金额约为179146.01万元。已解除公司担保责任或即将能解决的案件共4件,金额共计215350万元,该等案件中,公司无须再承担担保责任。

因民间借款担保责任、金融借款合同纠纷,*ST刚泰被相关债权人起诉。同时,因涉及多起未决诉讼,*ST刚泰部分银行账户和资产被冻结。

*ST刚泰于5月13日公告披露,目前其涉及与金融机构间的诉讼案件数量总计39件,涉及金额约39.98亿元。*ST刚泰方面表示,公司管理层正与金融机构沟通以获取支持。截至目前,仍有部分银行在继续支持公司,未进入诉讼程序,涉及贷款规模9.75亿元。

事实上,除了违规担保外,*ST刚泰还曾陷入被金融机构“断贷”的麻烦之中。

2019年4月底,*ST刚泰公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由于部分银行抽贷、断贷,扰乱了公司正常的经营计划,公司与合作伙伴、上游供应商及客户的合作频频受阻。2018年,*ST刚泰经营环境困难。当年,其净利润骤减313.69%,亏损11.65亿元。

经营困局

4月30日,*ST刚泰公布了2019年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66亿元,同比减少89.44%;净利润亏损规模扩大,达到33.7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其净利润亏损为33.79亿元。

由于在2018年和2019年,*ST刚泰连续两年亏损,因此其股票继续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公司2020年净利润仍然为负,则其股票将可能被暂停上市。

*ST刚泰方面在2019年财报中表示,其受违规担保事件等因素的影响,部分银行抽贷断贷,资金状况比较紧张。部分营运资金被用来偿还债务,导致业务大规模缩减。

为化解流动性困难,*ST刚泰股东刚泰集团已与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中国长城(000066,股吧)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达成重组合作意向,拟通过与外部专业机构合作,推动解决债权债务纠纷。

中债资信曾分析称,自身无造血能力、完全依赖外部融资的发展模式是*ST刚泰面临融资环境恶化时无力招架的根本原因。而*ST刚泰的发展史实际是依赖负债实现快速扩张的过程,自身业务规模的增长并未带来真实的资金流入。

根据中债资信整理数据,2012年,*ST刚泰债务总额为0.15亿元,然而不到6年,其债务规模迅速扩大,截至2018年前3季度,其债务总额已达到57.42亿元。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ST刚泰的资产负债率已达到83.18%。同时,在债务结构中,*ST刚泰短期债务占比较高,即使在历史低位也达到67.37%。

记者整理其近5年的财务数据后发现,即使是在公司收入、利润正向增长的时期,其资金仍为净流出状态。2015~2019年,*ST刚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其数据分别为-5.10亿元、-14.84亿元、-15.87亿元、-2.07亿元及-1294.69万元。仅5年,其资金净流出已接近38亿元。

根据*ST刚泰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4亿元,同比减少59.3%;净利润仍亏损1.51亿元,相较去年同期骤减267%。

其财报还指出,外部经营环境的巨大变化会加大公司的盈利难度,因此预期下一报告期期末累计净利润可能仍然亏损。

危与机

“从珠宝行业本身来说,今年的情况确实不太乐观。”上海企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产业互联网合伙人曹春祥告诉记者,“由于疫情的爆发,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影响,珠宝行业所受影响同样不小。黄金珠宝毕竟不属于刚需,除非结婚、过节等必需购买场景能保证基本需求之外,其他需求的爆发还有待观察。”

曹春祥同时指出,受疫情冲击,这个阶段其实是加速行业洗牌的时期。近两年来,随着产业竞争的越发激烈及人们开始追求个性化,珠宝行业开始注重创新,注重研发,注重工艺。因此真正工艺好、产品有创新、运营成本低的企业将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疫情对这些创新企业来说,实际上是个扩大市场,逐步壮大的时机。

然而这样的趋势对于“半路出家”的*ST刚泰来说,却不知是“危”还是“机”?

记者了解到,*ST刚泰原先并不从事珠宝业务,如今它拥有珠宝黄金产业链是通过几次并购实现的。

2009年,*ST刚泰借壳“华盛达”上市并逐步剥离房地产等业务。2012年起,其主业开始向黄金珠宝首饰批发与零售方向转型,当年,*ST刚泰通过购买大冶矿业股权,获得黄金资源并全面开展黄金加工销售业务。2013~2015年,公司进一步并购整合关联企业国鼎黄金和互联网珠宝O2O品牌优娜珠宝,补全了销售渠道和品牌的短板。

*ST刚泰方面曾表示,目前,公司拥有大型黄金矿产资源储备,其下属公司大冶矿业拥有探矿权20宗,采矿权1宗。同时,提高金矿生产能力也是*ST刚泰改善公司经营状况的一项对策。

然而,从其披露的金矿经营情况来看,此业务能否起到业绩支撑作用同样存在不确定性。根据公告,*ST刚泰有效金矿探矿权12宗,目前只有大桥一带金矿及仇池金矿探明了黄金资源量,其他仍处于勘察工作中。

更重要的是,从近3年的黄金销售数量、收入及毛利率情况来看,*ST刚泰的经营数据降幅明显。2017~2019年期间,黄金销售数量分别为744.43公斤、453.63公斤及392.61公斤,而毛利率也从57.83%下降为27.79%。

此外,*ST刚泰同行业内企业相比,自产金毛利率差异同样明显。2019年,山东黄金(600547,股吧)(600547.SH)毛利率为44.38%,赤峰黄金(600988,股吧)(600988.SH)毛利率为57.78%,紫金矿业(601899.SH)毛利率为41.82%,西部黄金(601069,股吧)(601069.SH)毛利率为26.55%。

“对于*ST刚泰,它很擅长资本运作,但问题在于它目前产业链的协同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仅从销售平台来说,由于线上的销售难以实现深入体验,此时品牌的公信力和可信度就很重要,在当前的情况下,这二者可以相互补充,相互成全,但如果品牌的力量不够,这种模式还需要进一步探索。”曹春祥认为。

曹春祥还表示,网络的一些新技术也确实可以为行业带来新的增长点。毕竟随着新技术的出现,客户的深度体验并非不可实现,同时线上销售对于营销成本和库存成本的节约也不容小觑。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